馬英九涉洩密罪被判刑四月 總統「院際調解權」失靈

政經組 發自台灣     

 前總統馬英九不滿高院二審「有罪」判決。製圖:美術組

前總統馬英九不滿高院二審「有罪」判決。製圖:美術組

前總統馬英九涉嫌教唆洩密案,15日被高等法院判刑4個月徒刑,得易科罰金12萬元。馬英九於一審時以憲法賦予總統的「院際調解權」脫罪,但二審法官認為,本案當時並無院際爭議,所以不適用「院際調解權」,因此判馬有罪,但全案仍可上訴。

馬英九於2013年8月底,將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給他的非法監聽資料,轉交給時任閣揆江宜樺及時任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;黃世銘於當年9月6日召開司法關說案的偵結記者會,宣稱時任立法院長王金平替立委柯建銘司法關說,雖沒有刑事不法,但有行政不法;接著馬英九再公開指責王、柯二人「這不是關說,什麼才是關說」,掀起一場轟動的「九月政爭」風暴。

柯建銘因此控告馬英九和黃世銘加重誹謗、洩密、違反通保法以及洩漏個資等罪,但因罪證不足,全案被判無罪。後來台北地檢署依新事證接手偵辦,黃世銘最後被高等法院判刑1年3個月定讞,得易科罰金45萬5千元。不過馬英九的部份,一審法官認為,《憲法》44條賦予總統對於院際爭議有「調解權」,馬雖有洩密事實但有阻卻違法事由,因此判他無罪。

台北地檢署去年9月再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訴,北檢認為,一審判決已違背經驗法則,所援引的法條也有重大違誤,若判決確定,會讓我國權力分立、司法獨立以及人權保障等憲政價值陷危,行政權亦將藉由操縱檢察權影響審判權,因而提起上訴。柯建銘也重批,「遇到恐龍法官」。

高等法院15日作出逆轉判決,認為總統也是廣義公務員,應負一般性保密義務,而且當時並無院際爭議,不適用總統的院際調解權,因此依洩密等罪改判馬英九有罪;但依大法官去年作出的釋字第752號解釋,凡本刑三年以下,若一審判決無罪,二審法院被判有罪者,被告還可提出上訴。

此外,北檢偵辦馬英九涉及的弊案,目前還有三中案、大巨蛋案、富邦銀併北銀以及國發院土地案等4大案尚未偵結,仍深受各界矚目。